?
德清土地制度改革带来山乡巨变

http://www.cnestate.com  浙江日报  2019/9/5

  在开展农村“三块地”改革试点的全国33个县市中,德清是一颗耀眼的明星。
  
  自2015年承担国家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工作以来,德清县统筹推进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土地征收制度改革和宅基地改革,进一步厘清了农民、村集体和土地的关系,有效激活农业农村发展活力。
  
  “德清是一片改革的热土,较早开始唤醒沉睡土地、盘活乡村发展资源。”德清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主要负责人表示,德清既是这场改革的探索者、推动者,也是这场改革的受益者。
  
  “农地入市”创下全国第一宗、登记第一证、抵押第一单等多个纪录;被自然资源部评为全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三项试点成效突出县;“德清新土改”作为全国土地制度改革领域唯一改革案例获评“中国样本——改革开放40周年经典案例”……突出问题导向、统筹协调推进的一系列改革,释放出土地增效、农民增收、村集体经济壮大、产业升级等一系列改革红利,推动德清发生山乡巨变:仅“农地入市”方面,全县入市204宗,面积1527.24亩,入市总额4.03亿元,集体收益3.25亿元,惠及农民18万余人。
  
  先行先试果敢创新
  
  盛夏时节的德清莫干山镇,竹林苍翠、溪水环绕,德清本地人赵建龙投资5000万元打造的“醉清风”度假酒店就掩映在其中。这个酒店从开工、建设到营业都备受关注,因为它建在全国首宗入市交易的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之上。
  
  早在2013年,赵建龙就花100多万元买下了南路村山脚下的一幢旧厂房,准备建酒店。“可是,因为没有土地使用权,这块地既没法重新建设,也没法改变用途,只好让它继续荒废在那里。”赵建龙说,买下房子之后,项目推进却“卡壳”了。
  
  经过两年的苦苦等待,事情终于出现了转机。2015年2月,德清成为全国首批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试点之一。试点允许存量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租赁、入股,实行与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同等入市、同权同价。
  
  赵建龙第一时间以出让价307万元拿到了这块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几天之后,他以此地块做抵押,向银行申请到了150万元贷款。一块原本陷入“死穴”的废地终于迎来了盘活的一天。
  
  全国首宗入市农地,对德清土地改革的起点意义无需言说。德清县认真梳理和把握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核心环节,围绕“谁来入市、哪些地入市、怎么入市、钱怎么分”这4个问题,积极推进改革举措的落地生根。
  
  乘势而上,2018年,德清实现了又一个“率先”。在中央提出探索宅基地“三权分置”后,制定出台了首个基于“三权分置”前提下的农村宅基地管理办法。在明确宅基地集体所有权、农户资格权的前提下,允许农户转让、出租、抵押一定年限的使用权,同时在全国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试点地区首次颁发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不动产权证书。
  
  “多亏了这项改革,我和合伙人之间的‘糊涂账’总算理清了,而且有了法律保障。”“塔莎杜朵”民宿业主周云云感慨地说。原来,2016年,周云云辞掉杭州的工作,带着合作伙伴回到老家莫干山镇劳岭村,花了400多万元,将老宅打造成精品民宿,虽然合作愉快,但有一个问题却始终萦绕在他们心间。
  
  “我们注册了个体工商户作为经营主体,后期的投入可以算得很清楚,但老宅和宅基地的价值很难说清。”周云云说。“三权分置”后,她以50万元的价格,将自家宅基地和房屋20年的使用权出租给“塔莎杜朵”,她和合伙人均领到了不动产权证,各方利益都得到了法律保障。
  
  这样的创新,不断驱动德清“土改”一路向前。德清的宅基地改革,同样致力于将农民权益放在首位。在保障“户户有宅”方面,落实农民的居住权。合理保障农户建房需求,并利用农村土地综合整治和新农村建设平台,采用换国有住房、换经济适用房等途径保障农户的居住权,引导农民建房向中心村、集镇、中心镇集聚,促进农村建房合理布局和节约集约用地。如今,全县无房户、危房户宅基地保障率已实现100%。
  
  与此同时,创新“显化物权”,落实宅基地财产性权益。鼓励自愿有偿退出,如可通过拆迁安置退出宅基地、允许退出宅基地置换城镇住房、货币化补偿后退出宅基地。并且,积极探索宅基地换“地票、地息”等多种形式,建立宅基地退出补偿机制。截至目前,全县累计完成农村宅基地有偿退出3571户,面积3213亩。
  
  攻坚破难改革进阶
  
  回顾近几年的改革实践,浙江省自然资源厅相关负责人表示,德清县坚持问题导向,推进改革的决心大、步子稳、措施实,走出了一条多方共赢的路子,得到了市场和农民群众的认可。
  
  德清洛舍镇东衡村钢琴众创园,让分散的钢琴企业有了一个“新家”。走进园内,一座座现代化厂房向前延伸,井然有序的生产场景,让人不禁感叹这片土地的华丽变身。很难想象,十多年前,与这里相伴的是漫天的尘土、浑浊的河流、采矿设备刺耳的噪声……
  
  2009年底,东衡村下决心关停了全部矿产企业,平整复垦废弃矿地。“向废矿要地”,就这样,借助农村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改革的春风,结合当地的钢琴特色产业,东衡钢琴众创园应运而生。
  
  “整个众创园建成后拟集聚钢琴相关企业100余家,将成为集研发设计、孵化加速、营销、总部等于一体的工业园。”东衡村党总支委员杨建伟表示,众创园并不是简单的工厂集聚地,而是洛舍钢琴行业的创新“土壤”、产业改造提升的“摇篮”。
  
  “钢琴生产的各个环节需要始终在恒温恒湿的条件下进行,这是钢琴高品质的保证。”园区业主、博兰钢琴有限公司负责人俞旭明在谈及入驻园区前后的变化感慨道:“工人的操作环境与现在相比有很大差距,原来的老旧厂房,设备较为落后,如今车间环境有了很大的改善,生产质量和效率也大大提高了。”
  
  “面广量大的小微企业,是洛舍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拿地的小微企业不仅获得了土地的稳定使用权,可以放心投资,更重要的是,可用集体土地使用权进行抵押贷款,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融资难问题。”洛舍镇党委书记唐捷表示,目前,众创园A区14家钢琴企业成功入驻投产,B区入驻的17家企业在内部装修,用于厂房出租的C区也到了收尾阶段。众创园项目所承载着东衡村高质量发展的期望和更多小微创业者的梦想,正一步步照进现实。
  
  “土改”助力土地增效、产业升级,为德清乡村振兴安上了“助推器”。
  
  莫干山镇劳岭村风光秀美,是当地民宿集聚区,产业红火发展的背后也面临困扰。“过去民宿业主跟村民私下签订协议,得不到法律的相关保障,大家都心存顾虑。”劳岭村党总支书记贾小平说,“三权分置”后,宅基地使用权人和资格权人都领到了证书,宅基地自由流转有了保障,让农户和民宿业主都吃上了“定心丸”。
  
  这样的改革创新,实现了宅基地“落实所有权、保障资格权、适度放活使用权”,也进一步破解了德清民宿业发展的难题,助力这种新业态在德清的发展。
  
  做好国土文章,盘活土地资源。下一步,德清仍将紧紧围绕乡村振兴战略,推动三项试点全面覆盖、深度融合。德清将持续推动相关制度体系的建立健全,并在既有理论研究成果之上补充完善。包括深化统筹征地制度与集体经营性建设用地入市的可行性、年租制物权、“同权同价”的实现路径等理论研究。
  
  改革进阶,基于“赋权赋能于农民”初衷的坚守,德清“点土成金”的更多红利正稳步兑现。
  
  不忘初心惠民富民
  
  在农村“三块地”改革稳步推进的同时,德清又实施配套或相关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户籍制度改革、社会保障体制改革等。德清农村百姓渐渐发现,城乡发展差距日益缩小,农民正和城市居民一样享受着各种权益。
  
  在东衡村以西25公里的莫干山镇仙潭村,60多岁的村民越来越“抢手”。“村里这几年民宿发展得红火,在民宿洗碗、搞卫生,月收入有近3000元,一年按13个月计酬。”说起村里的发展,仙潭村书记沈连根喜笑颜开。2018年,仙潭人均年收入达3.6万元,比集体土地入市前翻了一番。
  
  日子越过越红火,“返乡潮”也接踵而来。常年在外从事农场管理工作的德清人郎臻炎回来搞了一家25亩的家庭农场,给村里多家民宿配送新鲜瓜果蔬菜,游客也会去他那里体验采摘休闲游。几位种地的“老把式”被请来做技术员,同时给游客当起了师傅。
  
  改革的受益者一定是老百姓。德清在改革中始终把维护好、发展好、实现好农民利益作为出发点和落脚点,以农民是否受益、农村是否进步、乡村是否振兴来检验改革举措,真真切切让农民群众感受到改革带来的巨大收获。
  
  截至目前,宅基地改革盘活闲置宅基地913宗,每年为农户增加收入4565万元;土地征收改革完善多元化保障,落实留地安置925亩,将6.6万名被征地农民统一并轨到职工养老保障(人均1837元/月),农民保障更加稳固;在“农地入市”改革上,将入市收益的80%返还给农民及农民集体,惠及农民群众近18万余人;鼓励偏远欠发达的村与集中入市区块的村合作,通过异地调整入市,实现资源互补。比如,洛舍镇东衡村与县内7个经济薄弱村联建小微企业众创园,通过出租厂房使村集体年收入增加400多万元,该村村民股权从2013年的每股600多元增长至现在的每股超万元。
  
  接下来,德清县将继续深化农村土地制度改革,不断扩大改革覆盖面,为以改革撬动乡村振兴提供更多德清经验。